我開始認真愛上聽音樂的時候已經不是 CD 專輯的年代,而是網路上搜尋便隨手可得的時代。我也是屬於比較年輕一代的趴踢咖。說不專業是因為自己對音樂、瑞舞文化歷史根源的認識僅有基本理解,不足以做出分析和評論,但純粹認真地喜歡著,它們也著實對我人生帶來非常大的影響。對於它們帶給我的一切體驗抱著感謝的心情,寫下了這篇趴踢回憶錄。

我對音樂喜好的演變大概可以分成 EDM 時期 → underground 狂熱 → 到現在不只電音,也有很愛的其他類型音樂。接下來就進入正題,開始依序分享。‌‌(註:本文中所說的 EDM 都是指商業流行電音,underground 則是指和 EDM 相比之下屬小眾的如 Trance、Drum & Bass、Techno 等各種類型的電子音樂)    


EDM 時期

謝謝你,Avicii。是你帶我到這裡的。

從大學生活的某段日子起,我開始習慣在做事時開著 Youtube ,聽的都是西洋流行音樂。有天突然意識到,我喜歡的歌曲裡有好幾首都是來自一位名為 Avicii 的電子音樂製作人、DJ,然後隨著 Youtube 演算法推薦,以及國外 EDM 浪潮的發酵與爆炸,我對這些流行電音和場景產生了很大的興趣,甚至因此有了成為 VJ(Visual Jockey / Video Jockey)的夢想。因為真的好想多認識有相同興趣的朋友,原本內向的我開始主動參加校外活動/社群。那時大約是 2014年,正好就是大型 EDM 派對開始在台灣大量發生的時候,後來也真的認識到一些朋友,相約在一些國外知名 DJ 來台灣表演時去聽(印象最深刻的是去 Elektro 聽 Don Diablo,或許是因為每次演出都會準備一個道具往台下丟的他那天準備了一隻皮卡丘),也衝了 Road to Ultra 2015。

至此,音樂正式常駐在我的生活中。


Underground 狂熱


我對 EDM 的愛好時間其實不長,後期有陣子偶然開始聽 Deep House 類的音樂,愛上那種沉穩、深邃、悠然放鬆,也有部分是因為認識了 Liaow 和其他朋友們、組成 LaG 開始一起玩之後,我開始接觸更多藝文和地下電音場景,並且一頭栽了進去。Liaow 他們是那種,好像從小音樂就在他們生活中佔很大部分,而且聽的是有 sense 的那種人,和他們交流也讓我認識到並喜歡上很多很棒的音樂,其中又以非流行電音最多。

那段日子認識到的團體 Kiasmos。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就愛上了。
那段日子認識到的 Ben Klock。他在 Korner 演出的某次我去了,真的真的真的只有用水泄不通來形容。

在這段(身體還夠年輕肝還新鮮可以熬夜的)時期,跑了大大小小的地下電子音樂 party。第一次跑趴究竟是哪一場活動、哪個場地我已經不記得,但肯定是在某個昏暗、有點破舊髒亂、充滿煙味又擠滿了人,但是神秘、狂喜、自由、友善、對初接觸的我來說儼然是個異世界的空間。

一切實在讓我大開眼界。

人群簇擁狂舞,我愛用群魔亂舞來形容,因為向沒見過如此景象的人介紹時,只有這個成語能讓他們想像到最貼切的畫面。有時跳得陶醉難免偶爾與旁邊的人碰觸到,但通常人們都友善禮貌,或是不予理會、默契地知道無須介意,這甚至是我們有些人更喜歡的氛圍 —— 我們都是來這享受音樂狂歡的,何不一起同樂,讓彼此的喜悅互相感染。

在這些場域裡,也可見多元與包容。管你是什麼國籍、什麼認同,管你是變裝國王皇后、雌雄莫辨,管你跳的是什麼舞或是不會跳舞,你的千奇百怪,在我眼裡都是可愛 ❤。

去了最多次的地方,就是台北最具代表性的 Korner (有一陣子我住的宿舍在公館,趴完雖然跳得腳很酸但還是走一點路就可以回去休息,根本幸福)和百年古蹟的 Pipe。藝文圈也時有派對活動,到北投的空場 Polymer 看 Sound of Soul,最鏘的 SUPER ADD 裝置趴在北車的復古舞廳、中正橋下 Psy 趴、白晝之夜從北門趴到內湖等等等等...... 還有其他很多我目前想不起名字的大小活動或場地,帶我跑遍了大半個台北。‌‌每場活動幾乎總有熟面孔,這樣說有點太誇張,但好像那些常出沒的都是我老朋友,明明不認識但有種熟悉感。(話說前一陣子在 un:understand 遇到好幾年前在 Pipe 一起協助票口事務的姊姊,她也還認得我。那天也在 un:understand 看到有位穿著嬉皮的朋友在 Trance 舞台前跳了整晚,過一陣子在 OMNI 的 Trance 活動又看到他一樣跳得超陶醉。)


不只是聽電音


後來慢慢地我也開始喜歡上非電子的音樂。但比起聽團仔我應該還是更像個電音派對咖。‌‌後搖滾、數字搖滾、另類/獨立音樂、迷幻、爵士等等,非中文的流行音樂也會聽一點。相較之下中文真的少聽,但還是會關注,好像也還沒真正參加過台灣的音樂祭,主要都是聽專場。喜歡 Angel Baby 很飛,非人物種直白炸裂,有時也愛拍謝少年的海口味、淺堤的細膩。草東就算了反正沒有門票(?)。最近關注的是不久前新發現覺得很棒的珂拉琪。

自認為聽的音樂還是多少有 sense 的,但也真的是隨意亂聽,沒有足夠的音樂素養可以寫出好的評論與分析,只能主觀表達自己喜不喜歡,一時也很難推薦、介紹什麼我的愛團,不如先簡單說(ㄒㄩㄢˋ)說(一ㄠˋ)FUJI ROCK 2019 我聽了哪些團:‌‌

Shame 🎵 King Gizzard & The Lizard Wizard 🎵 The Chemical Brothers 🎵 Thom Yorke Tomorrow's Modern Boxes 🎵 ずっと真夜中でいいのに 🎵 Nicola Cruz 🎵 ASIAN KUNG-FU GENERATION 🎵 Clammbon 🎵 American Football 🎵 EGO-WRAPPIN' 🎵 Sia 🎵 Yakushima Treasure 🎵 Hyukoh 🎵 toe 🎵 平沢進+会人(EJIN) 🎵 The Cure 🎵 James Blake 🎵 The Comet is Coming 🎵 Daito Manabe 🎵 Night Tempo 🎵 D.A.N (DJ set) 🎵 Takkyu Ishino

本篇主題畢竟是趴踢,以下只就派對掛的部份稍作分享,其他的若有機會再寫一篇 FUJI ROCK 遊記了。

The Chemical Brothers!最主要就是為了化學兄弟衝去 FUJI 的。一直覺得他們用的聲音真的很奇怪(稱讚意味)(真的是不能寫樂評內,腦袋裡找不到適合形容音樂的詞藻),怎麼能把這麼多大膽、特異的聲響組合成樂曲,而且每次的作品都還是讓我感覺很新鮮,不會像有些樂團可能聽久了感覺每首歌都是同個樣子。聽到了人生必聽現場的團之一,相當感動。

第二天下午我安排了要去聽 Nicola Cruz 的演出,搭乘纜車到達另一個山頭,大家一起在雲霧繚繞的地方跳舞,實在很棒 。只是山下還有太多想聽的團在等著我,所以待沒有很久就匆匆下山,否則也想在風景優美的那裡多待一會啊。

非常巧地,身在科技藝術圈所以平時會關注的大神 — 真鍋大度也以 DJ 身分參加了這屆 FUJI ROCK,既然這樣肯定要去聽一下的(他所領導的 Rhizomatiks 在這次 FRF 也幫饒舌歌手 KOHH 製作影像,不過我有其他想聽的團在同個時間,所以沒有去看)。那時是音樂祭最後一晚的半夜了,聽完真鍋桑的表演,在等待石野卓球演出之前,硬撐著疲憊的身體,去聽了 SUPER ADD 也邀請到台灣過的 Night Tempo,Future Funk 音樂一下,視線彷彿都充滿粉藍粉紅的光暈和泡泡,每當放到經典戲劇或動漫歌曲就會引發大合唱,實在很歡樂。接著是我也很喜歡的樂團 D.A.N,他們那天是 DJ set,但我比較想聽 live 演奏跟歌唱。由於太累我只待了一下就先離開,然後... 我記憶有點模糊,只記得買了小東西吃,還有在爛泥巴地弄丟了我 Summer Sonic 2018 的毛巾🥺。終於,等到石野卓球的表演開始了,不過此時精神和體力已經到了極限,加上風格沒有很合我的口味,我真的是邊跳邊睡,聽著音樂搖晃然後睡著,過一陣子又突然醒來,就這樣反覆直到表演結束。這是 FRF’19 的最後一場表演,音樂祭在清晨的微光中畫下句點。

幸好 2019 年衝了 FUJI ROCK,隔年就爆發疫情哪都不能去了。

未完待續

必須認真看一看這支影片。

某天 Bicep 的 Glue 出現在 Youtube 首頁。那時我還不知道這個團體吧,只是偶然地被封面吸引,就點了進去。不料它會讓我產生那麼大的共鳴。

前奏一下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鏡頭在空無一人之處往前推進,不知道要把觀眾帶往什麼地方。影像比例特意用得很寬,空景更顯空曠寂寥,此時畫面突然穿插不知何人的話語,但你覺得熟悉,知道他們是朋友,那些 raver。

So glad to have something to look back, and say I was there. — Anthony

這句是我最愛的,非常引起我的共鳴。

原來影像中的是一些 80 - 90 年代英國瑞舞重要的派對場景,如今再沒有千人萬人舞客聚集狂歡,空蕩荒涼。導演收集 Youtube 上一些瑞舞曲目影片底下舞客的留言,為那些歷史做鮮活的見證。

沒有與他們共同經歷一樣的瑞舞,卻能對他們的語句會心一笑,因為我也曾在我所參加過的音樂現場與派對中感到這些奇妙而美好的感受。能喜歡音樂真的是太好了。

近來每次去半夜的活動玩都覺得太累了,所以已經很久沒趴,久久偶爾一次。2018 年 korner 宣布熄燈後,也有數個新開的地方,例如 B1、FINAL、un:understand、Pawnshop 等。我目前去過的只有 B1 和 un:understand,總覺得場地好新好乾淨,因為太懷念 korner 那樣沒什麼裝潢又有點舊舊髒髒的感覺了(是說懷念那種感覺的話我還可以去 Pipe)。回憶錄未完待續,跑趴歡迎揪我?